详细信息

那些年,我们……

时间:2019年02月22日    作者:罗东    来源:机关

  过年因为手头上有些事情,加之媳妇觉的老家太冷,孩子又小,所以就没能回家过年。母亲打电话说“房子里就我和你爸,一点年味都没有,没人祭祖、没人放鞭炮,家里一点不热闹,你们不回来,把孩子给我带回来也行。”听完母亲的话,我才意识到路走着走着,就迷失了方向,我们这样年复一年的不断忙碌,渐渐地就把传统丢掉了,也丢掉了那些年的我们。无论我们身在何处,心里都有一种我们的那些年。虽然故乡遥远,但到处都散发着飘荡在灵魂深处的馨香,留下我们儿时的笑脸,年轻时的身影,重叠着我们难以忘怀的记忆缠绵……

  那些年我们,是泥土和青草。在家乡的山野上,山野在微微晨曦中浓绿得发亮,隐隐的青山,一座挨着一座,连绵不断地向远处延伸。门前的菜地,五颜六色,常常引来许多蝴蝶和蜜蜂飞舞盘旋。每天放学回到家中,第一件事情就是拿上半块凉窝头,挎上菜篮子,一路边吃,边走向那片广袤无垠的山野。在山野里,沐浴着清风,欣赏着蓝天白云,呼吸着掺杂有泥土味道的青草气息,疯了一样追着野菜跑,现在回想起来,简直就是诗意;那时候的水是甘冽的,饭菜是浓香的,烟囱里飘出的是带着淡淡的草木香的几缕炊烟。

  那些年我们,是童稚盈盈的笑脸,琅琅的书声。一声声挪动课桌的声音、一个个会敬礼的少先队员、一对对挤在一起琅琅的读书声。你听,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,有那么一股清脆而明朗的童音每日都要如约响起。读着,诵着,放学后我们坐在高高的草垛上,唱着“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……”时而还伴有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,给我们带来无穷无尽的快乐,给我们也带来了静悄悄的成长!我们读的不再是文字,而是在读我们自己,在读我们自己的心,在表达我们自己的情,在抒发我们自己的意。课堂上,我们用激情澎湃的语言启迪自己的思维,贪婪地吮吸着春雨。操场上,我们的梦想随跑道一起飞翔,让禾苗在春风里茁壮成长,让鲜花在阳光下争相怒放。遇到好的图书,我们的梦想随文字一起激荡,积淀起内在沉静的书香。那些年童稚的笑脸,琅琅的书声,终究将我们带到了远方。

  那些年我们,是桃红柳绿。花开了,开在房前、开在山洼上、开在高高的田坎上、开在春风拂过的山岗上;还有那漫天飞舞的杨花柳絮,随着微风轻轻飘落,纷飞成一季最美、最纯洁的梦。卷起裤管赤脚跑在山野里感觉泥土的凉爽,坐在田埂边,呼吸着青青草的味道,感受着春天的气息,放眼望去,随处可见桃红柳绿。青青的禾苗贪婪地吮吸着春水,你若细细聆听,必然可以听见麦苗拔节的声音。老人们悠闲地坐在村口晒太阳,慵懒地打发着那些闲碎的光阴。他们微闭着眼睛,似乎在将岁月中那些暖暖的记忆反复回味。孩子们你一群我一伙地尽情游戏。乡亲们在地里忙着播种,耕者的吆喝、老牛的呐喊、细雨的呢喃,勾勒出最初的轮廓。这轮廓间,动静交织,在岁月中若隐若现,清晰着曾道人内幕玄机一个年代的记忆。

  那些年我们,是一片化不开的绿。漫山遍野的碧绿,有杨树、槐树、杏树、桃树……数不清品种的树把我们组成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。林间常有鸟儿婉转的浅吟低唱,给这茂密繁盛的山林平添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。房前的小院也是绿意苍苍,许多人家栽的梨树、苹果树、石榴树都挂满了果实,墙边种的丝瓜、扁豆、葫芦爬满了墙头,开着黄花、白花,玲珑剔透,煞是喜人。最有乐趣的是我们几个伙伴在中午太阳最毒的时候,趁家里大人不注意,从家里溜出来,脱光衣服,像泥鳅一样钻进绿荫遮蔽的水塘里、石窝子里,学狗爬、扎猛子、打水仗、抓青蛙……趁着朦朦胧胧的夜色,我们偷偷溜进戈壁张四阿婆的菜园里,偷摘黄瓜、西红柿,摘它一大兜,跑到学校后面的杏树下。一边分享着这无与伦比的美味,一边听着此起彼伏的蛙声,多么质朴,多么温馨。多年以后的我们还是沉醉在那些年有的蛙声梦里,迟迟不愿醒来!

  那些年我们,是年味。小年后,浓浓的年味凸显,零星的爆竹夹杂着升空的钻天猴声,开始奏响节日的序曲。真是一天一个变化,二十三祭灶官,二十四扫房子……除夕夜,守岁的习俗永不变;先请“灶神”,再“祭祖宗”,最后是家里人吃团圆饭,虽然没有春晚依然乐此不彼。大年初一,撅着屁股作揖。大年初三,跟着爸妈去姥姥家、亲戚家做客,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。拿着姥姥给的压岁钱,每家每户都准备了瓜子、花生和糖,我们开心的装在自己新衣服的兜里。今年在异乡的除夕夜静悄悄,闻不到呛人的硝烟味,不见四处飘散的鞭炮碎屑,看不到清澈天空,满天的繁星,留下的更多的是怀念。

  那些年我们,是那一排排依山而建的老屋,有瓦房、有草房、有窑洞、有石头的,有砖石的,有砖石土坯相结合的;是那一条条历经沧桑的巷子和青石板路;是菜园井上的辘轳声;是河边、湾边敲打衣服的棒槌声;是嗡嗡的纺车声;是家家户户的推磨声;是磨坊里的推碾子声;是铁匠铺里的打铁声,是正月里闹活报(社火)锣鼓的铿锵声,踩高跷、划旱船、赶毛驴、闹秧歌、舞狮子的欢声笑语声。那可是中国老百姓的狂欢节,每逢过年闹活报算是最后的饕餮盛宴,尽显民俗民风……

  那些年我们,是游子心中这么远那么近的疼痛。而此情尽在那些年我们的梦里,在游子的乡愁里,温暖而忧伤。那些年我们的所有都是来自灵魂的,不管是浓是淡,是苦是甜,生活的五味杂陈,都蕴含在里面。无论在哪里,这份味道都不变。当我们走过许多红尘往事,开始怀旧的时候,任何的记忆翻晒出来都是一种感动。那些年我们已作为一种永恒的记忆,藏在了我内心最纯净的地方。

点击量:
】   【 打印】   【 关闭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陕ICP备11000575号-1

地址:宝鸡市渭滨区滨河大道60号 邮编:721006 电话:0917-28628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