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信息

春雨纷纷的日子

时间:2019年02月22日    作者:罗东    来源:机关

  应该是时令刚过惊蛰,细蒙蒙的雨丝正纷纷淋淋地洗礼着垢了一个冬天的黄土高原。黄土高原的春雨往往在几场老黄风的带领下如约而至,天气稍微有些暖和,父亲的羊毛马褂就脱离了身体,即使是下雨羊群们依然像脱缰的野马追着刚露头的青草。父亲拢着羊肚子手巾披着化肥袋子里面的塑料布站在脑畔山上,细雨嘟、嘟的打在不能完全覆盖了全身的他的身上,他全然不顾,嘴里“咻,咻”地喊着掌管着他的羊群。我不止一次回想起这样的场景,春雨纷纷的日子。

  我出生在靠近毛乌素沙漠边缘的一个小村庄里,可能是靠沙漠,对于雨有特殊的情谊。《路遥传》作者厚夫曾在书中写道,路遥喜雨,从小在被窝里听惯了父亲和母亲下雨夜对话,盼望着雨对庄稼的滋养和对好光景的设想。所以,路遥每每下雨就喜欢独自在雨中散步。也许许多陕北人和路遥一样有这样的情绪,特别是久旱逢一场春雨的黄土高原,那更是爽的透彻。

  一场春雨过后,我们家就会忙碌一阵子,父亲在羊圈里把羊粪掏出来,再掺上驴粪用铁锹搅拌均匀,然后让我把帆布口袋子沿卷起来,用我的小手抓住两边,父亲用铁锹把粪装在口袋里,等到装到半口袋的时候,父亲会过来提一下袋子,我的手开始发酸,稍不注意粪会钻在我鼻子里,等到和我一般高的时候,父亲总是装一锹,提一下直到装满扎紧口子,拉来驴,父亲用膝盖顶起来把口袋放在膝盖上,一咬牙再放在肩上,然后放在驴背上。这个时候我总是不知所措,看着父亲痛苦的表情,心里实在恐慌。我拉着驴缰绳,心里想着父亲的疾苦,驴不时的偷吃路边的青草。父亲在后面跟着,我怕驴都拉不好父亲会责怪,所以,尽量拉的紧紧的,走的直直的。转过黄土峁,过了黄土梁,最后把粪送在一大片山洼山,一堆堆黑的粪倒的整整齐齐甚是好看。回来的时候父亲拉着驴,我骑在驴背上,我学着武侠片里的人吆喝着驴,父亲不停的呵斥我,我只能乖乖的坐在驴背上。开始犁地的日子总是在雨后,大片大片的云彩遮住太阳的光线,在黄土洼上印出斑驳的黑影,顿时在光影的变化里,黄的土、黑的云影、青的草勾勒出一幅美丽的春耕图。父亲执掌着犁,母亲抱着粪兜,我跟在母亲后面播撒种子。我们都赤着脚让皮肤和雨后的泥土充分接触有种凉爽的感觉。等到了田埂转弯的时候父亲高高喊一声“嗥”对面山上的村里人也跟着喊一声,我特别喜欢这种生动的呐喊,至少在春耕的时候有声有色甚是赋有生机。

  种完豌豆,中间有段空闲的日子,大地刚刚解冻,春雨落到黄土地上非常松软,贫穷的农村人总是要把所有的时间用在致富上。村里人开始筹划在夜里盗墓,听说村子背靠的脑畔山上埋着古代的东西,村民们每天夜里拿着铁棍在山顶上探,如遇到东西碰到铁棍,村民们便开始挖。挖了1个月之久,还是挖出来些东西,大部分是打仗的宝剑、士兵的衣服扣子、还有些残损的铜镜之类亦或是些瓷器和瓦罐的东西,大约是宋朝抗金或者明朝李闯王打仗留下的。在村长出售时狡诈的商人举报给镇上派出所,不到一会功夫,派出所就到村里了,没收了所有古物,还将最先训话的父亲用铐子铐在村长家门口的柳树上,从未见过如此阵势的父亲眼巴巴的看着我和哥哥姐姐们,不时的低下头,我甚至看到父亲眼里的泪水,母亲着急的往村长家里扑,村长又要招呼派出所的人,又要招呼母亲,甚是忙乎。村长媳妇忙着给派出所的人炒鸡蛋烙饼,窑洞内烟雾缭绕,外面母亲急的团团转。派出所人员不停传唤村民,其中二叔故意穿了破烂的衣服,装疯卖傻告诉执法人员自己没有名字,生日是刮黄风那天生的,第二天还下了场雨。描述的绘声绘色,执法人员看二叔说不清话就不在问他话了,二叔之后的村民都学会装疯卖傻东一句西一句就是不往盗墓上说,加之村长叫吃饭喝酒,也就不了了之。所有村民都散了,唯有父亲还孤零零的铐在柳树上,母亲焦急之余冲进窑洞,村长似乎突然想起什么,给拿钥匙的执法人员敬了杯烧酒,才给了钥匙,放了父亲。父亲离开村长家的柳树似乎受到莫大的屈辱没有直接回家,拿着放羊铲赶着羊去放羊了,只留下母亲和我们红着双眼站在硷畔上。

  雨后,也是蒲公英迅速成长的时候,放学后,便和姐姐拿着父亲用红柳编制的筐子,开始漫山遍野的寻觅。我喜欢和同村的念青一起拔蒲公英,念青是个非常安静的孩子,他不争不抢,而且还乐于助人。我和念青总是在一起找蒲公英,找完后再平均分配。念青安静我贪玩,在念青努力寻找蒲公英的时候,我在寻找可以吃的麻奶子和叫的欢乐的蛐蛐。等到念青快拔了一筐的时候,我才开始拔,我总是寻找长势比较大的蒲公英漫山遍野的跑,念青就占据一大块地挨个的拔。等我们会面的时候,我说要分给念青大的,然后就倒在一起平均分配了。也有时候我俩都贪玩,耽误了拔蒲公英,我就会想些坏办法来瞒天过海,在筐子底支起几根木棍,再盖上蒲公英看起来满满一筐,实则下面是空的。回家我总是等到二姐回来再一起回,然后趁二姐不注意将自己的蒲公英和二姐的混合在一起。念青就没有我这么幸运,他没有可以混合的对象,所以总是挨母亲的打。

  离开黄土高原20余年,我总是念念不忘家乡的一草一木,黄土高原一望无际的苍凉,实属让我无从下笔,只有春雨过后的日子是充满生机的……

  

点击量:
】   【 打印】   【 关闭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陕ICP备11000575号-1

地址:宝鸡市渭滨区滨河大道60号 邮编:721006 电话:0917-28628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