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信息

老三届

时间:2018年04月18日    作者:罗东    来源:

  “怀念啊我们的青春啊,留下的脚印拼成一幅画……”歌声在觥筹交错的人群缝隙里流淌,老三届的所有人都举着酒杯高声歌唱,这是老三届毕业以后的第一次聚会。“老三届”是学校的教导主任给高考补习三年及三年以上的我们这一届的别称。老三届的人不是调皮的留级生,我们中的大部分是对自己前几次高考心里不甘,老三届大部分都是农村孩子,所以高考是唯一的出路,在那座偏离县城很远的地方,河滩边经常有老三届的身影,老三届人走路和其他学生不一样。男的低着头把书夹在胳肢窝下头一晃一晃的,女的把书打开按在嘴上走路轻轻的,老三届的人总是在晚上11点以后睡觉,早上6点起床。他们不敢恋爱却内心里萌发着青春的小疙瘩。老三届的人能补习三年他们有的是坚持对未来从未放弃。

  老三届的人在无聊的坚持中,也有一些有趣的事情,比如强子。强子是老三届里面年龄最大也是补习最长的人。强子的目标是考体育二类本科,文化科成绩不需要多高300分就可以,体育分要求高点。也许是命运对强子的不公,强子在老三届已经是第七个年头,前几次不是文化科成绩差一分,就是体育成绩差强人意所以强子的轨迹和别人不一样,他早上5点起床,跑6公里,爬到对面的山上,然后,回来在操场上走走。

  有一天,强子锻炼身体的时候在山上遇到一只大山羊,时常没吃肉的强子萌生了杀念,于是扛着山羊就往回跑,在宿舍里强子叫起来了奎勇,奎勇他舅是学校做饭的,奎勇跑过去拿了菜刀开始宰羊。顿时整个宿舍全是羊膻味。那一天老三届的人像过年一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每个人像平时一样学习,只是身上多了羊膻味。第二天失去山羊的老乡就找到学校,教导主任矢口否认,打发走老乡,教导主任背着手,见到学生就用鼻子使劲嗅。终于在奎勇舅舅身上嗅到了羊膻味,经不住教导主任的拷问奎勇舅舅把强子的杀羊的事情全盘说出,强子受到学校内部的留校察看处分,处分张贴出来后,奎勇第一时间就撕掉了。老三届全班同学到教导处请愿,并自发组织捐出一只大山羊的钱。为了不将事情扩大教导主任赦免了强子,并让奎勇的舅舅在街上买了些肉回来,给大家补充营养。

  杀羊事件后老三届又回到平淡乏味的学习日子,强子继续奔跑在河滩和山野间,奎云也发奋读书为了将来不像他的舅舅。

  那天上课间强子正在睡觉,他梦见自己奔跑在河滩边上,他的腿一颤抖碰到了旁边的同桌杜鹃,惊醒的强子眯合着双眼看了看杜鹃,杜鹃在嘤嘤的哭泣,强子顿时清醒了,赶紧写了个纸条表示对不起不是故意碰杜鹃的,杜鹃没有说话,在强子传过来的纸条上写了“没关系,不是因为你”。随后的几天杜鹃一直在哭泣,全班同学都过来安慰,还有几个开始训斥强子,强子也很无奈的,杜鹃哭着跑开了。

  没有杜鹃做同桌,强子总是想办法打听杜鹃亦或是强子睡觉时旁边没人没有了安全感。强子便跑着到杜鹃村子里问乡亲才得知,杜鹃家里供不起杜鹃上学把她嫁给邻村做生意比杜鹃大5岁的马栓了。强子打听好结婚的日子,便跑回来了,杜鹃结婚那天,骡子头上戴了大红花,鞍子上飘着红绸带,吹唢呐的鼓乐手把腮帮子吹的鼓鼓的,穿着烂袄子的碎脑娃娃在人群里捡鞭炮,老三届的全班同学为杜鹃买了一台电视,还有的女同学另外给了一双红袜子,强子作为同桌为杜鹃送了块手表。在杜鹃骑上骡子的那一刻,她透过盖头看到老三届的同学齐刷刷的站在自家门口的峁子上,她再次嘤嘤的哭出声来,随着骡子脖子里的铃铛的响声渐行渐远,直到消失在山的尽头,老三届的人也点着头一晃一晃的往学校走去。

  转眼间高考就要来临,老三届的同学们在不断的考前模拟,只有强子在县城和省城不断往返做体育考试考前训练。老三届的人没有欢送会,因为他们经历了好几次欢送会了,他们送走了同学留下了自己。临近高考那几天老三届的人再也没有去他们坚守几年的教室,而是孤独的守在电话厅旁边或者窝在宿室里养精蓄锐准备一场硬仗,是命运的最后一次拼搏。

  高考那天强子很幸运,给他监考的是他的高中同学,所以,强子顺利考上了他梦寐以求的二类本科,奎勇考上了一家酒店管理的大学,但无论咋样老三届全部毕业了,他们没有坚持的韧性了,毕业后老三届全体同学坐在河滩边的坝梁上抱着彼此失声痛哭。

  多年以后的聚会上,老三届的大部分人都上了大学,但毕业后大部分都没有工作,强子也不列外,回家办了一家养猪场。奎勇自己开了一家饭馆。毕业以后他们从来不谈在老三届时候的事情,他们心里比谁都明白老三届这三个字对于他们来说饱含着多少辛酸。

点击量:
】   【 打印】   【 关闭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陕ICP备11000575号-1

地址:宝鸡市渭滨区滨河大道60号 邮编:721006 电话:0917-2862831
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